手機版 河北之窗

當前位置:主頁 > 運營 >

挖礦避坑指南:找電那些事

時間:2019-11-20 23:10:53|瀏覽:

“年化保守有30%。”

2011年就“入坑”的骨灰級礦工王偉男粗略估計了一下現在比特幣挖礦的行業平均收益水平。“那些天天嚷嚷挖礦快不行的老韭菜,你讓他們裸退試試,沒人愿意真退,只不過沒有去年和前年牛逼了。”

比特幣挖礦經歷過年化400%的時代??v使正值熊市,收益率也遠超日趨下行的傳統行業了。恰好相反,有不少傳統巨頭趁低抄底,場外大單蟄伏收貨。按此邏輯,現也是抄底礦業的好時機。

春節前夕,礦機當廢鐵賣新聞盛行,傳到不少傳統老板耳邊。

這位阿姨告訴記者,她原來做蔬果零售等傳統投資,看新聞礦機最近特別便宜,非常想趁低入局。帶著對加密貨幣的一竅不通,她和幾位朋友還是連夜從重慶趕來北京,僅逗留一兩天,馬不停蹄地見人和學習。

雖然不知道這位阿姨后來的情況,但可以肯定她的入圈之路不會平坦。因為數字貨幣挖礦,坑實在太多,每一位資深礦工都是踩著坑過來的。

一、挖礦為何總被割:行業非標,信息不對稱

“礦業這個行當,簡單講就是礦機經銷商和礦場托管的一個招商渠道,但是有一些假的礦業,或者礦業中少部分的壞蛋,不想做之后,經常騙圈內新老韭菜,老韭菜也踩過很多坑,比如騙走我們的二手礦機,或者騙我們買礦機的錢,這個行業簽嚴格意義上正式合同的人不多,尤其是小批量的,很多沒見過面都直接交易。”王偉男說,就算是老韭菜都會被騙錢,何況是新人。

“新人什么資源和信息優勢都沒有,除非他們堅持考察幾個月以上,然后資金雄厚,還是可以入場的,不然也是會被割,不是礦場就是礦機商;接入了不靠譜的礦池,可能還要再被割一層。”王偉男告誡新人,一定要找靠譜的老團隊,無論是礦機經銷商的礦業、礦場,還是礦池。

礦業之所以深坑遍地,礦海會COO俞隊長認為,主要是因為行業非常“非標”,沒有統一的標準,而且信息非常不透明,雖然從業者不算多,但相互之間也沒有一個信息交流的統一平臺,所以剛入門很容易別騙。他和礦海會創始人阿牛也是希望礦工們能夠團結起來,互相溝通和預警,才成立了“礦海會”這個社群。同時他們也希望以此降低礦工挖礦成本。

王孝一原來從事互聯網行業,2017年進入數字貨幣礦業,持有礦機從10臺到幾千臺,后來賣了不少,現在依然是礦場主,主要用集裝箱礦場模式挖礦。

記者和王孝一和俞隊長聊了聊,看礦業里都有哪些坑和必備資源。

“如果能持有廉價電力資源,就是你渡過熊市的最強后盾。”電力依然是最重要的資源之一,也是滿布地雷“深水區”。

那么在找電過程中又有哪些坑?

1、電力價格差異大、不透明

王孝一表示,民營機構的電站賣給國家電網的定價各地,根據發電類型(火電、水電、風電等)和用電供需等各地情況,各省市均有不同的電價和購電量??傮w來說,上網(購電)量和價與當地產業結構和經濟發展情況有關,國家電網不會無限制地收購。這意味著各電站可能都會富余的電對外銷售。“我曾經了解到,像四川甘孜這種欠發達地區,超出計劃外不限量價。”電價基本上以是市場行情售賣,在規定空間內浮動,所以能拿到多少價錢的電就“水很深”了。

王孝一介紹了三種礦場主的“找電”模式:“很多人是本地人,建好礦場,然后接受托管;或者自己開車去四川等地考察;或者通過電廠中介,獲取信息。”

“但反正我沒有靠過中介。”王孝一表示他都是自己直接對接電力資源。談話期間,他并不愿意透露具體企業名稱,但他表示是國內比較大的水電連鎖企業,和一些地方性的火電廠。

如上所述,礦業信息不透明,中介遍地,從中介來的消息真假難辨。

新人進場很難知道,怎么樣的電算便宜?低于平均價格大概是大眾的認知,可如果要用來挖數字貨幣,則涉及到了風險問題。數字貨幣挖礦的收入主要來自賣幣,幣價波動極大,如果沒有非常低的成本,幣價一跌你可能就扛不住了。

“同期市場上很多人在拿3毛5–3毛7的電,但是我們就放棄了很多。”俞隊長是在2016年入行,他認為原則上3毛以下的裸電是安全的。“當時我和阿牛討論過要不要接受3毛3的電,經過阿牛那邊評估,這已經是高風險電價。”

在如今幣價跌得更慘的行情下,多少錢的電算“安全”,又是另外一套算法了。正確評估電價的是否靠譜與安全,也是礦場主的必備技能之一。

2、基建周期太長,電力不穩定

王孝一告訴記者,之前他2018年1月份跟電站簽合同,3月份才通上電。在這期間幣價一直在跌,錯過了挖幣的最好時機。“(其實)幣價下行你著急,上行你也著急。”

于是,礦場界的筆記本“集裝箱礦場”出現了。王孝一表示,集裝箱礦場好處是可以快速部署,換位靈活,如果電不穩定可以馬上換地方。

集裝箱/移動箱式礦場廉價電的分布在時間和空間均有差異??臻g上,火電主要在內蒙和新疆;水電則是云貴川為主。水電的好處是豐水期發電量大,電價便宜,發電量的豐枯比例能達到5:1甚至7:1,因此甚至有的礦工豐水期挖礦,枯水期搬家或者停機。有的礦工會“跟著電跑”,礦場基建又讓人捉急。移動礦場就是想滿足這些礦工的要求:提高挖礦的便利性及縮短礦場建設的成本。

造成電力不穩定的因素還有很多。比如他的“鄰居”曾經就因為電源采坑。所謂鄰居源于有時幾家礦場會建在火電站隔壁,共用一個電廠。

礦機的電源跟手機一樣,有原廠的也有第三方生產的。官方電源是根據礦機配好的,第三方則不一定。“有的品牌電源會產生諧波,會影響供電,一臺沒問題,上萬臺就有問題,導致影響供電不穩定。”

3、電的合規性

遇上了便宜的電,務必了解清楚是否合規。

一旦當地政府部門發現非法用電,隨時可查封。

前幾年幣價回暖四川馬鞍山等地出現了大大小小的礦場,有礦場繞開國家電網,直接與電站協議低價用電;還有人直接非法偷電。“馬鞍山和唐山等地是偷電的重點地方,但是政府已經大力清理了。”俞隊長說。

“電力改革之后,用電需求側可以跟發電企業簽署協議。”俞隊長表示,點對點形式的電力傳輸,也需要通過國家電網,后者會收取1毛1-1毛5過網費,否則屬于違規用電。

“偷電是紅線,絕對不能碰。這是可能觸犯刑法的,你是來做生意的,沒必要做這種事,好好的都能賺錢。”俞隊長從傳統節能行業過來,對偷電非常排斥。“偷電用不持久且規模上不來,偷電的原理就是利用線路損耗的部分,規模只能到100臺左右。”

總而言之,電力資源、環境、廠房建設等各方面,都要注意合規。

4、電價跟著幣價走:合同是沒有效果的

“我原來有兩個客戶,一個5毛的電,一個4毛5,后來一直降價降到4毛以下。”在幣價不斷下行之時,作為礦場主的王孝一只能給客戶降價。幣價已經跌破的電價的成本,降價成為留住客戶的唯一手段。“否則他只能走了,我讓他活,我也能活。”

“在這個行業,合同是沒效果的。”王孝一總結出這個結論,“當然出現糾紛的時候還是管用的。”

幣價跌了礦場主不得不給客戶降價,幣價漲了可能也會碰上哄抬電價。

“礦場主在那兒建了礦場之后,他(水電站)看礦場的收益比較高,他就覺得自己也也能干這個事兒。”這時候電廠就覺得自己應該分多點??捎彡犻L認為,“這里面其實是比較專業的。一是運維方面,二是對整體市場(數字貨幣行情)的把控能力比較弱,他就會陷入一個被動狀態。運維做不好,礦機經常故障,且算力也上不來,客戶損失巨大;同時招商也不好招。”

“里面最可恨的是黃牛,2017年的時候,我們是眼睜睜地看著電價從年初的兩毛七八開始,年末漲到三毛,繼續漲到三毛五,然后到四毛。”

二、年化100%的回報怎么來:礦場的成本結構

很多不熟悉電力市場的人,以為電廠給到的裸電就是直接能用的。其實還需要做很多基礎建設。“電廠輸出來的高壓電,經過我們的變壓器,進入到礦場。”

“電廠給你的電是裸電,簽用電合同也是裸電的供應價格,全國水電、火電、不同地方的電站價格都會有差別。正常情況下約3毛/度電,做完基建之后大概每一機位的成本在500-700元,所以礦場主要依據市場行情制定合理的托管電價。如果控制不好裸電成本和基建成本,就極有可能在市場失去競爭力,這是一個高風險、高收益、重資產的行業。”王孝一回憶,2017年托管電價從4毛5到5毛5,2018年則在3毛5到5毛5之間。

礦場的基礎建設費用涉及變壓器、強電弱電的配電費、冷卻費用等,三言兩語難以說清。

“基建成本主要是土建,開關柜、變壓器等低壓電器設備,其次是機架、水簾、風扇,最后是網絡、路由這些東西。”俞隊長說,成本結構這個各家有不同施工標準,建設方案不一樣,因為沒有統一標準。“礦海學院也是希望可以致力于標準輸出,標準統一之后。大家可以降低很多成本。”

他進一步說:“里面因為建設成本不一樣,像新疆的建設成本較高,四川豐水期的礦場成本比較低,這也不能橫向比較。只能說未來礦場的標準會越來越統一,成本會優化單整體成本會逐漸變高。因為你不是奔著短期去了,豐水期的目標就奔著六個月回本,以后我們考慮問題要以年為單位。”

“1度電如果能賺1毛,假設有一萬千瓦(約650臺機器),一個小時大概賺一千,一天能賺2萬4,一個月70萬,5個多月能回本(這里涉及基建成本,假設每個機位成本600元,650*600/2.4=162.5天)。”可惜這些都只是假設的完美情況,他認為實際上礦場每度電只能賺5分,還沒有扣除運維人員費用??偠灾?,一切都跟幣價行情有關系。

三、什么樣人適合入坑:有資源與風險承受能力

如今,幣價低迷、礦業量縮。新韭菜望而卻步,對于資金量雄厚的投資者來說卻正是入局的好時機。

“你認為什么樣的人適合入場挖礦?”記者問王孝一。

“有電力資源、實體行業的老板、純粹的財務投資人、機構投資者。”他說,“有錢、想賺錢,但要相信區塊鏈。”

要注意前提,是資金量雄厚,有抗風險能力。礦業并不是一個穩賺不賠的生意,必須反復強調風險意識。

“我接觸了一個礦場主,經過了2013年的牛熊轉換,他不會太貪婪,他在2017年漲得最高的時候,出清了80%的礦機”。

“政府資源也是要的。正規礦場要立項。”跟大多數礦場主一樣,王孝一也認可,安全、合規的電,才可能穩定。“既有認知、又有人脈有資本,會更方便。”

來源: 星球日報

Copyright © 2002-2021 天龍私服_天龍SF_天龍八部SF-「河北之窗」 版權所有 XML地圖

秋霞理论理论福利院久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