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版 河北之窗

當前位置:主頁 > 洞察 >

天龍八部sf家族王興的洞察與遠見

時間:2021-06-14 15:48:15|瀏覽:

  同年的烏鎮互聯網大會上,“下半場”的概念再被李彥宏、周鴻祎等互聯網大佬提起。如果說王興揭開了“下半場”概念的面紗,那么彼時互聯網大會對于“下半場”概念的熱議,就是第一次給“下半場”概念舉行的“燈光秀”。

  這場“燈光秀”,在今年的烏鎮互聯網大會上,更加惹眼,尤以“BT”創始人的對話最火。對于下半場的重心,馬化騰認為是產業互聯網,而李彥宏則傾向于人工智能。誰對誰錯,真沒個定數,做社交的馬化騰和搞搜索的李彥宏,畢竟從一開始就選擇了不同的路。

  但毋庸置疑,他們也有同一個信念:互聯網的下半場已經開始了。否則去年百度不會提出“all in AI”的戰略,而今年騰訊也不會擁抱產業互聯網。因為下半場,往往意味著要以新面貌示人。

  王興的口中的“下半場”,如今儼然成了一支互聯網企業向新時代進擊的“興奮劑”;而本屆互聯網大會,王興在下半場的基礎上,再次提出了“供給側數字化”的概念,為下半場的深入發展定調。

  其實,王興提出“下半場”概念時,美團點評誕生才不過半年多的時間,O2O的火仍然在一些領域燒得很旺。

  但從千團大戰走來的王興,卻對互聯網的轉折點越來越敏感。在2016年的那封內部信中,王興篤定“互聯網下半場”的到來,既基于人口紅利的結束,也基于智能手機的增長放緩。王興也因此將上半場到下半場的過渡總結為,從粗放到精耕,從廣度到深度,從規模到效率。

  清晰的趨勢,隨著時間的推移,也不斷得到驗證。先看產業互聯網,拿騰訊這個巨頭來說,從消費互聯網到產業互聯網,雖說是2C到2B的服務對象的簡單轉變,但背后卻藏有更深層次的轉變。

  2C時代的騰訊,微信乘了人口紅利的東風,消費者用不用很大程度上取決于有沒有。但到了2B時代,服務好企業只有靠云計算、大數據這些企業缺乏的硬實力,交易的成敗已經很大程度上取決于技術。

  從以規模驅動增長,過渡到以技術(效率、成本)驅動增長,是騰訊變陣的根本原因,也是騰訊開啟下半場的“鑰匙”。

  再看人工智能,百度是中國互聯網企業AI化的一面旗幟,移動互聯網時代的它和騰訊,都有同一個增長引擎,就是互聯網人口紅利。但如今,百度之所以要把下半場的主角定為AI,無外乎還是看重其顛覆能力未來會為百度帶來的可觀增長。

  這么多年過去了,騰訊和百度步調驚人的一致,都在建設新的增長引擎。而當這兩個具有時代特征的互聯網巨頭都這么做時,無疑已經釋放了下半場到來的明顯信號。

  不得不佩服王興的洞察力,兩年前,真正為下半場做準備的互聯網企業,也許只有美團。更重要的是,互聯網上下半場的判斷,絕不是一件簡單的事。

  一方面,從互聯網千變萬化的環境來看,任何一個變化都可能引起環境的顛覆性改變,但哪一個才是臨界點,不得而知?;仡^去看王興的判斷依據,哪怕少一個維度,都可能得不出下半場將至的結論,因為互聯網本身是具有“欺騙性”的。

  另一方面,彼時王興帶隊美團點評新公司沒多久,戰略方向可列為最高級別的任務。是繼續深耕O2O、粗放式增長,還是開始投入技術,打開新的大門。如果王興在這些選擇上猶豫,實在難以想象美團如今的樣子。

  現在,產業互聯網等概念的興起已然將“下半場”概念從幕后搬到了臺前,而王興,也順利完成了對下半場預測的“絕唱”。

  愛思考的王興并沒有停,在最近的互聯網大會上,他又再一次拋出有關“供給側數字化”的新理解。

  關于數字經濟,王興認為,“數字經濟分需求側的數字化和供給側的數字化,過去二十年,需求側的數字化逐漸完成了,但是在供給側的數字化才剛剛開始。供給側數字化和需求側相結合,數字經濟才完整。”

  這個觀點,與之前的“下半場”有異曲同工之妙。王興說需求側的數字化逐漸完成了,供給側的數字化才開始。言下之意,數字經濟走到了另外的半個發展階段,也就是說數字經濟迎來了下半場了。

  王興還用美團以及餐飲業給出了非常具象化的例子,他認為餐飲行業鏈條過多導致數字化進程慢,現在美團做得就是一步步用技術幫助商家打通各個環節的數字化。

  這也可以理解為王興對于下半場的另一種解釋。只不過,這次王興是從數字經濟的維度去看,而兩年前,王興看的是整個互聯網。從互聯網到數字經濟,王興的思考也來到了“下半場”。

  當然,王興這個觀點的核心其實可以總結為:兩側的數字化缺一不可,當供給側完成數字化時,天龍八部sf家族其實真正的數字經濟才會到來。這其中,王興的落點在于數字經濟的一個充分必要條件,就是需求側和供給側的數字化全部都完成,才算完整。

  這個條件,可以說很切數字經濟的題。我們近兩年看到,很多互聯網企業做的數字經濟,無非就是對供給側的技術輸出,比如上云、AI化等等。我們沒有看到哪家企業說,我要去幫助消費者完成數字化轉型。根本原因在于需求側的數字化已經完成了,現在缺的是供給側的數字化。

  那為什么需求側和供給側的全部數字化,才能算作完整的數字經濟。要驗證這個觀點,可以去看完整的數字經濟發生在哪里??v觀眼下,數字化做得很好的基本只有一類企業,就是互聯網企業,比如BAT。

  這意味著,BAT們作為供給側已經能與他們的用戶共同創造完整的數字經濟。事實是不是如此?騰訊用AI和大數據優化社交和內容閱讀體驗;阿里用AI和大數據給用戶推薦商品;百度用大數據和AI給用戶優化搜索結果。

  結論很明確了,BAT們自己作為供給側已經證明了“數字經濟的完整性取決于供給側和需求側兩方數字化的完成”,而且缺一不可。

  當然對于王興來說,最好的參照物應該是美團。王興前面談到:“現在我們開拓了一個新的產品線萬餐廳供應他需要買的東西,聚合他們的需求。通過我們的倉儲和物流進行進貨的數字化。”

  幫助供給側進行數字化,是美團在做的事。而王興異常清楚的一點是,只有幫助餐飲商家完成數字化,美團才能在消費者和商家形成的這個閉環數字經濟中,獲得效率、成本方面的質變。

  從這個角度去看,王興在互聯網大會上拋出的這一數字經濟觀點,或許很大程度上還是源于對“中國互聯網在做什么,美團在做什么”這個問題思考的結果。

  一方面,下半場的概念已經得到了充分驗證;另一方面,數字經濟也的確走到了供給側開始數字化基建的過程。

  如果去翻閱王興過往的絕大多數言論,就會發現王興有一個習慣,喜歡基于宏觀環境或規律,去談相較更微觀的東西。先談“天下”的這種偏好,也造就了一個擅長思考,擅長發現的王興。

  提出上半場概念時,王興是基于互聯網人口紅利的消退,以及智能手機增長放緩。提出數字經濟的觀點時,王興又提到了需求側數字化已經完成這樣的宏觀環境。在上個月的一封《為什么中國的ToB企業都活得這么慘?》內部信中,王興同樣談到了宏觀經濟,談到了互聯網紅利期的結束。

  但為什么是王興。這個問題的答案恐怕還要從歷史中的王興去尋找。在王興的過往中,有兩個非常重要的節點,一個是王興帶領美團從千團大戰中幸存下來,還成了最大的那一個;一個是美團上市,成為Food+超級平臺,將以技術驅動創新和增長。

  前一個節點,互聯網的激變鍛造了眼疾手快、順勢而為的王興;后一個節點,走向下半場,以新階段為起點的互聯網,映照出了一個“識時務者”王興。

  這樣的王興,怎么可能不去思考未來。更何況,王興還是美團點評這個Food+超級平臺的掌舵者。下半場也好,數字經濟也罷,都是美團正在經歷的東西。所以,有關互聯網未來的判斷,對王興來說,排在第一位的意義,可能還是對美團的驅動。

  時間正讓王興的畫像變得越來越清晰,下半場的提出、數字經濟的新解,讓我們看到了一個對于經濟、科技和產業洞悉準確的王興。但也許,喜歡先談“天下”的王興,更契合“識時務者”這個角色。

Copyright © 2002-2021 天龍私服_天龍SF_天龍八部SF-「河北之窗」 版權所有 XML地圖

秋霞理论理论福利院久久